维族人的去留, 泰国人的烫手山芋

泰国警车里一名维吾尔男孩。(资料照)

六十多名寻求庇护的维吾尔族难民让泰国又一次面临两难境地。有消息说,中国向泰国施压要求遣返这些难民。

羁押在拘留中心的62名维吾尔族难民,是2014年在泰国南部发现的350名维吾尔族人的一部分,当时他们正想前往土耳其。

泰国是维吾尔族人出逃的一个关键站点。这些人是来自中国新疆的穆斯林。

人权组织说,新疆近几年动乱之后,中国政府开始镇压维族人。

人权组织指责北京方面有民族歧视,并且进行他们所说的“严重的宗教打压和日渐严峻的文化抑制。”

北京方面则指责维吾尔族人与疆独和包括伊斯兰国在内的恐怖主义组织之间有联系。

几百名维吾尔族人暗中出逃,经东南亚前往土耳其。在土耳其,已经有比较多的维吾尔族人定居。

泰国军政府在2014年五月掌权之后,因为推翻民主选举产生的政府而面临西方社会的孤立。曼谷朱拉隆宫大学政治学教研室和安全和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主任蓬苏迪拉克说,泰国因为孤立而与中国的关系越来越近。

2015年,北京曾向泰国进一步施压,要求将境内维吾尔族人遣返回中国。同时,土耳其外交人员坚持这些人应该被送往土耳其。

2015年7月,泰国将172名维吾尔族人,其中包括妇女和儿童,放行至土耳其,但是后来把109名维吾尔族人遣返中国,其中大部分是男性。泰国随后受到国际社会的谴责。中国中央电视台的新闻画面显示,这些人被遣返时被戴上头套,左右都坐着安保人员。

这次遣返触动了愤怒的抗议者,他们到泰国驻土耳其使馆的一些建筑前抗议。2015年8月,曼谷中心地带许多中国游客前去进香的一处寺庙发生炸弹爆炸,造成20人死亡,多人受伤。还有人策划在中国游客经常光顾的一个餐馆制造爆炸,但是没有成功。

两名土耳其人因此被逮捕。警方说,那次爆炸是对破获一个人口贩运集团的报复。但是有报道说,爆炸案的主谋已经潜逃出国。有分析称爆炸案与之前维吾尔族人被遣返回中国存在联系。

泰国总理帕拉育说这次爆炸是“泰国史上最严重的”一次。

分析人士说,这次爆炸事件也导致政府内部的分歧。

“这次爆炸影响泰国的国内政治,涉及到谁掌权以及如何掌权。副总理巴维‧翁素万看起来愿意与中国交好,而总理帕拉育看起来比较中立。” 蓬苏迪拉克说。

2016年5月,滞留在泰国的维吾尔族人进行绝食抗议,并说他们害怕回到中国后的人身安全遭到侵犯。

副总理巴维的顾问帕尼坦·瓦坦亚戈恩说,关于维吾尔族人和一些其他滞留群体的去向,他们还没有做出最终决定。

“情况是我们,具体来说是国家安全委员会,仍旧在评估遣返这些人群的可能性,包括是把维吾尔族人遣返至中国还是第三方国家。” 帕尼坦这样告诉美国之音。

总理帕拉育是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

帕尼坦说:“我们还在处理,评估仍在进行,但是我们还没有做出决定。这就是说他们仍旧滞留于此,这也不光是维吾尔族,我们还有别的滞留群体。”

泰国也在评估他们在维族人回到中国后能否接触到他们了解处境。

但是人权组织仍然担心他们的命运。

设在慕尼黑的世界维吾尔大会秘书长道科·艾萨通过电邮对美国之音说,他为那些羁押中的维族人的安危而担心。

他说:“泰国政府必须履行国际义务,确保能够迅速处理在境内无限期滞留的维吾尔族人的去处。”

位于美国的人权观察亚洲部主任布拉德·亚当斯在邮件中说,他们有面临失踪的危险,因此不该被送回中国,被送回那个“不透明、不负责任的监狱体系的魔爪下,在那里他们很可能会遭到折磨甚至有更坏的待遇。”

蓬苏迪拉克说,人们担心如果维族人被遣返会带来更多的恐怖袭击,加上泰国的国际关系在改善,包括与美国交好,这些因素可能会减轻来自中国的压力。

“所以情况可能与两三年前不同了。中国不再独大。如果西方国家有示好的表现,就可以通过泰国这个军政府与中国抗衡。所以泰国不必完全看中国脸色行事。” 蓬苏迪拉克说。

来源:   VOA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