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族歧视渗透进小学语文教育

北京西部一家幼儿园的教室。孩子很小的时候便要上各种课。

你怎样教孩子汉字?使用记忆辅助手段。

这个月,北京一所知名的公立小学是这么教一年级学生怎么写“拍照”的“照”字的:“一个小日本,拿了一把刀,杀了一口人,流了四滴血。”

我问中国朋友对这件事的看法时,他们笑了。他们的反应可能不是完全的政治正确。但中国本不是政治正确的,至少根据其他一些社会对这个概念的理解,中国不是政治正确的。一些社会认为,有的言论或政策会因为性别、民族或性取向的原因而冒犯某个特定人群,这样的言论或政策就应该避免。比如针对日本人的言论。

在政治正确方面,中国以自己的方式做到了极致。官方文件充斥着“向日方提出严正交涉,表示强烈抗议和严厉谴责!”这样的表述。

政府为什么不能饶过我们,不去使用这些语义重复的副词呢?

“一个字都不可能漏,”一个在政治上颇为精明的中国人说。“如果漏一个字,大家就会以为政策要变。”

上面那个老师选择的表述至少从文字结构上看是可以接受的。

在“照”的偏旁中,“日”是“太阳”的意思,但也代表日本。(“小”则是中国人在说到日本人时,普遍会使用的一个侮辱性字眼。)剩下的偏旁中还有“刀”和象征一个人的“口”。再加上四个“点”。尽管内容暴力,但这却是一种有效的辅助记忆方法,浸透着中国对日本的仇恨。这种仇恨诞生于二战,时至今日仍颇为盛行。

现在,我7岁大的女儿完全知道怎么写“照”字了。如果问她,她会叽叽喳喳地说:“一个小日本,拿了一把刀,杀了一口人,流了四滴血!”

然后还有族裔问题。

“外国小孩比中国小孩漂亮好多!”我孩子还小的时候,朋友甚至陌生人会羡慕地这么说。“呃,我真的不这么认为,“我会说。“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呢?”

“因为他们好白啊!”

原来是因为肤色黑不太招人喜欢。

贝拉克·奥巴马在2008年当选美国总统时,一个中国朋友对这位首任非洲裔总统的当选感到震惊。

“美国肯定是一个真的很特别的地方,”她承认说。“我们永远都不会选一个西藏人当主席。”

她的理由是这样的:黑人和西藏人都被认为低人一等,而这种据说是低人一等的人永远都不能领导中国。在这里可以自由发表有关“黑鬼”的评论,黑人可能会被看做是一类相对较低等的外国人。

中国没有明确的反歧视法,不过单独的法律中含有相关条款,如就业方面的条款,还有很多规定禁止与性别、残疾或其他因素有关的歧视。

“很分散,”中国人民大学的法学助理教授丁晓东说。“各部委都有自己的规定。不像美国,有专门的反歧视法。”

一些特定的民族,比如西部地区新疆大多为穆斯林的维吾尔族,可能会在人口以汉族为主的东部地区遭遇严重的偏见。他们会被一些宾馆拒之门外,而一些地方政府可能会发布规定,限制他们的就业和居住。

但丁晓东表示,国家不允许提起民族歧视诉讼。“他们害怕加剧紧张的民族关系,”他说。“他们觉得反歧视诉讼案件可能会损害国家的民族团结政策,或是导致身份认同政治。”

当检方上周宣布以涉嫌“煽动民族仇恨”的罪名起诉知名人权律师浦志强时,他们的意思是,浦志强居然敢批评国家在新疆的政策,而不是他说了冒犯维吾尔人的话。

我女儿班上一个孩子的母亲,反对老师选择的前述记忆辅助方法。

她说, “幸亏班上没有日本孩子,否则这对他们不公平,”然后又补充道,“当然,我也不喜欢日本人。”

来源:   纽约时报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