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一瞥:警察多与安检滥

精选文章

    5DP1E5O600AN0001

我与何德普先生作伴去新疆旅游,来回一共25天。我对新疆的印象有两个:一是新疆大美,风光可掬,吾生难忘;二是新疆乌市警察多,新疆安检滥让人烦心,也令人难忘。因此,我把新疆乌市警察多与新疆安检滥的事实记录如下:
乌市警察多

    乌鲁木齐,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首府,人口350万,面积1.4万平方公里;它给我最深刻的印象不是它那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也不是它那车水马龙的繁华街市,更不是它那宽阔平坦的环城公路,而是它那布满火车站、广场、大街、路口、公交站、加油站及党政机关、学校、医院、商场、公园门口的武警、民警、特警、保安、安全员、治安巡逻人员。
     乌鲁木齐南站广场
    南站广场,被不锈钢管的栅栏圈起来并分割成几个大小不同的区域;旅客进出车站广场像走八卦阵,不走点儿冤枉路是找不到进出口的。
    车站广场东北角停着一辆绿色的武警防暴车、一辆黑色的特警防暴车,他们都全副武装持枪警戒着广场的人群,至少各有5人之多;广场栅栏外有两顶遮阳伞,各有4、5个民警,他们有的站着有的坐着,路边停着乌市警车;广场里也有武警、特警的巡逻小组。
    车站广场东南角一侧有特警、民警、治安岗亭,路边停着几辆乌市警车,大概有1、20个警察;车站广场的保安、治安巡逻人员无暇计算,反正不老少。
     人民广场
    我与何德普先生来到乌鲁木齐市人民广场,我看广场面积不大,却被一人多高的不锈钢管的栅栏包围着,它有几个门我不知道,我俩是从西门进入广场的。西门有治安岗亭和遮阳伞,门口有民警把守,他们要求我俩打开旅行包检查,我俩打开旅行包让他们检查了,他们说“这是例行公事,上面要求的”,我俩理解的点点头,走进了人民广场。
    人民广场冷冷清清的,除了北面各停一辆武警防暴车和特警防暴车之外,南面还有两辆乌市警车,一共有10几个人。我俩围着“解放军进军几张照片,我俩想照一张合影,苦于没有游人。当我俩准备离开广场的时候,恰巧走过一个穿行广场的中年人,我俩拦住他,请他帮助我俩照了一张合影,我俩向他说声谢谢。
     乌鲁木齐市主要的大街和路口
    乌市主要的大街和路口,每每看到武警防暴车在巡逻,看到特警防暴车在巡逻;每每看到武警的值班岗哨,他们是1人持枪,3、4个人手持盾牌和警棍,都脸朝外警戒着;看到武警的巡逻小组,1人持枪,3、4个人手持盾牌和警棍在人行道上警戒巡逻;每每看到三一群俩一伙的民警在人行道上或值班或巡逻,看到他们在方便坐着的地方休息;这包括穿着打扮与民警服装差不多的巡逻人员。
     红山公园
    我与何德普先生逛了一次红山公园,进门还要开包检查,有民警和保安3、4个人负责;公园门口和公园里面都有警车;令人不解的是进入红山公园的园中园“远眺楼”还要再次开包检查,而且还要安检。红山公园不大,且无文物古迹,竟要这般严格安检,真让游人好不痛快。
    新疆博物馆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并不大并且暂停了历史文物展出,但安检却极为严格,有民警、有博物馆的工作人员3、5个人一起进行;凡液体包括矿泉水都不得带入,试喝也不能带入;几个游人携带的瓶装矿泉水就被检查人员截下放在铁栅栏门外了;反正博物馆安检不讲道理,不近人情。
     乌鲁木齐市各个公交站点
    乌市各个公交站点,都有两三个“志愿者”即治安人员在值班,他们有遮阳伞、有办公桌,懒洋洋地坐在那里或站在那里,检查乘客,不让液体包括矿泉水带上车;我带的一瓶矿泉水生生地在检查人员的督促下给倒掉了;公交始发站还要进行人身安检,不让危险品带上车;总之,公交安检让人不舒服。
     旅游大巴反复安检
    我与何德普先生参加“喀纳斯四日游”所乘坐的旅游大巴,至少经历4次公安和武警的联合检查:第一次石河子公安检查站,第二次克拉玛依公安检查站,第三次和布塞克尔蒙古自治县公安检查站,第四次哈巴河县公安检查站。
    每次公安检查都有武警持枪戒备,让全体游客下车鱼贯而入通过安检门检查,再逐一查验每一位游客的身份证;或武警1、2人或民警1、2人登上旅游大巴,按着座位顺序一个不漏地查验每一个游客的身份证;每次公安检查短则20分钟,长则4、50分钟,甚者长达1个小时;此类检查让每个游客焦躁不安。
     火车站反复安检
    在新疆境内,我与何德普先生曾3次通过火车站的安全检查,两次在乌鲁木齐南站,1次在喀什站;这里只说喀什火车站。
    喀什火车站不大,原来的喀什火车站的牌匾坏了也没有重新安装,所以喀什火车站连个带“喀什”两个字的车站牌匾都没有;但进入喀什火车站却要通过两次安全检查;第一次要人、车票、身份证的三合一的检查,完全合格后才能放行乘客进入车站的入口;第二次要通过安检门检查,要进行例行搜身检查,要抬起胳膊让安检员检查;安检员要从上到下地摸索你的衣裤一遍,看看你带没带危险品,然后才允许你进入车站候车大厅;坐上行驶的火车后,列车的乘警也会至少要你出示身份证查验两次;真的,人民币和身份证是外出或旅游须臾都离不开的东西。
     沙漠公路反复安检
    为了穿越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我与何德普先生乘坐了和田开往库尔勒的长途卧铺客车;这是一辆由3个维吾尔族司机负责驾驶的大巴,此次行程1000多公路,途经6个公安检查站之多;依次为策勒公安检查站、于田公安检查站、民丰公安检查站、沙漠公路进口公安检查站、塔中公安检查站和沙漠公路出口公安检查站;每个公安检查站都要查验乘客的身份证,有的还要下车进行安全检查;每次耗时不少于20分钟,在民丰公安检查站和塔中公安检查站耗时长达1个小时之久;据我粗略计算从和田到库尔勒光公安检查一项就耗费每个乘客3小时40分钟;这是每个乘客不得不承受的时间之重。
    歧视性安检
    新疆公安检查站和武警民警等等检查人员,我看他们对维吾尔青年多多少少是带有某种歧视性的;比如对他们检查非常严格,对他们的身份证与本人要仔细反复查看,对他们携带的物品检查特别细致认真,对他们中的个别人要专门带到一边或室内进行再次甄别检查;反正与检查汉人、检查维吾尔老人、妇女和儿童有明显的不同;特别是对那些长相、衣着、打扮更维吾尔化的维吾尔青年的检查是带有歧视性的;否认军警检查人员这种歧视性的心理和做法,是欲盖弥彰的。
    总之,新疆警察多与安检滥是今日新疆一大特色,它给人的感觉是烦心和不便;但愿它早日成为新疆的过去。
     高洪明(北京)
     手机:13522267658
     2014年10月9日

来自博讯 【维吾尔之声 uyghurpress.com】